星光◎瑶池

求文

占tag抱歉

刚入圈的萌新一只

求推荐all叶的长篇
最好是已完结的

谢谢啦XD

人言可畏



占tag抱歉

深夜的一点感触。

看了一位太太的文,讲到一个未成年的孩子,受人诬陷,触犯众怒,最后想不开跳楼自杀。

太太的文笔很温柔,但这背后的腥风血雨却是文笔的温柔藏不住的。哪怕知道这是个故事,也忍不住心头一凉。

因为我们见得太多了。

网络上的口诛笔伐,有时真的是比刀枪更伤人的武器。它在你的胸口生生剜出一个不见血的口子,你的每一句辩驳都成为回声淹没在其中。

痛极,但无声。

终究是老祖宗说得好,人言可畏啊。

人言可畏。

这四个字后面包含了怎样的血与泪是我们无法可想的。

记得读三毛的书,其中有一段调侃国内对三毛热的意见,她说三毛很好,没发烧没生病,三毛不热。

她的豁达,是岁月和苦难磨出的优雅从容,幸,也不幸。

但是并非所有人都有她一般的豁达大度啊!

我想我或许并不那么善良,但是我希望今后的日子我可以足够理智。我爱文字,所以不愿她成为武器,哪怕她可能会是柄绝世利刃。

愿我爱的人足够坚强,足够幸运,以抵挡世间纷扰的人言。

也希望我能足够理智,可以为我的每一句言论负责。

共勉。

【维勇】论如何勾引维克托

·短片,一发完
·无脑小甜饼
·小学生文笔慎入




       【胜生勇利勾引维克托】
      鲜红的加粗大标题刺入眼中,言语间处处嘲讽,勇利略有些无奈的勾了勾嘴角,疲惫的把手机扔到一边,仰面躺在沙发上。

    “怎么了?”身边的沙发陷进去一块,男人端着咖啡杯靠了过来,顺便在勇利脸上“吧唧”一口。
      “没事。”声音有点闷闷的。

        维克托拿过勇利的手机,熟练的输入自己的生日,然后就看见了上面醒目的标题,不堪入目的失实言论。维克托皱起好看的眉,看了眼脸上写满郁闷的勇利,心下了然。
      就是因为这个么?

   “很在意这个吗?”维克托把手环过勇利的脖子,往自己身上揽了揽。
     “……嗯……不是啦,毕竟是成年人,早就过了在乎这种东西的年龄了吧?”勇利顺势靠在维克托怀里,脸上还是有些郁闷。
      说完全不在乎是假的,但以他糟糕的心理素质意外的只是有点郁闷。他自己很清楚他和维克托的感情,绝非这种东西能破坏的。

      想着勇利抬起头瞄了一眼维克托,顿时有些气急“喂,把我骂的这么难听,维克托就不要看的这么认真了吧?”什么啊,这个男人脸上居然还在笑。
       那一丝笑意若有若无,但很明显维克托心情很好,像是被取悦了一样。勇利愤愤夺过手机:“维克托真是过分啊!”
      “他们说的很有道理啊,确实是勇利勾引我啊。”怀里的青年眼睛微微睁大,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。维克托自顾自的掰着手指算:“是勇利邀请我来当教练的啊,求婚也是勇利,交换戒指也是勇利诶!”

       勇利的表情放松下来,脸上又浮起红晕,想了想又反驳道:“不对吧,是维克托自己突然跑过来说要当我教练的吧?一开始也是维克托先亲我的吧?”
       “而且,”勇利突然凑到维克托耳边,“就算是我勾引你,那也是你教的吧?”
          维克托呼吸一滞,捞过勇利的脖子吻了上去。
      这个吻杂乱而毫无章法,和维克托一贯风格大相径庭,没有一丝技术可言。果然维克托一松开就看到怀中人似笑非笑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 维克托指尖点上勇利被蹂躏的嫣红的唇,笑着说:“舔唇什么的,可不是我教的吧?”
     勇利破天荒的没有脸红,他用舌尖舔过维克托点在他唇上的手指:“是这样吗?”
     指尖痒痒的湿润的触感,恋人诱惑的眼神。维克托有些咬牙切齿,现在可是白天。

      像是怕还不够似的,勇利直接张口含住了维克托的食指,舌尖慢慢的画着圈。
     “够了!”维克托终于忍不住了,抽出手指翻身压上,然后就看到了恋人恶作剧得逞的表情。
        这个表情……维克托有些不详的预感。

       下一秒,门铃响了起来,勇利推开维克托跑向门,顺便给了维克托一个wink,“对不起啊维克托,我今天约了尤里奥来吃饭,维克托也快点准备一下吧!”
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 今天维克托先生也很郁闷呢。

#差点开车幸好掰回来了#
#所以说到底和标题有什么关系#